今天上午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千亿国际娱乐发布会,向社会公布全国首例共享单车——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。记者了解到,截至2018年6月27日,“小鸣单车”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共计118738笔,供应商申报的债权共计28笔,另外还有由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共计115笔。但经管理人前期摸查,悦骑公司账户上已没有多少现金,目前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。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、监事徐蓓已被限制出境。

“小鸣单车”的经营者——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悦骑公司”)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,其主营业务是通过开发手机APP向用户提供共享单车服务。悦骑公司先后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共投放共享单车43万余辆,收取用户的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。

小鸣单车破产账户仅剩35万  目前公司法人被限制出境

2017年底,“小鸣单车”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,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。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,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,符合破产受理条件。2018年3月27日,广州中院作出受理裁定,“小鸣单车”正式进入破产程序。鉴于“小鸣单车”在国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,且该案作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,案件的审理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。

据了解,悦骑公司的债权人包括用户、供应商、员工三大类,这些债权人散布在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,极为分散。截至债权申报期届满,“小鸣单车”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118738笔,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;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,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合计30035081.47元;另外,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115笔,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.51元。

据法院介绍,“小鸣单车”的破产,确实对新生的共享经济领域产生了巨大冲击。广大用户的押金能否退还取决于“小鸣单车”财产的多寡。但企业破产并不意味着可以逃废债务,相反破产制度是打击非法逃债的利器。

根据《企业破产法》规定,对无偿转让财产、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、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、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、放弃债权的,以及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,管理人有权请求法院予以撤销。另外,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隐匿、转移财产的以及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债务的,均属无效行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