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不久ofo的一次内部会议上,公司创始人兼CEO戴威形容当时ofo面临的状况,就像电影《至暗时刻》里丘吉尔和二战时期英国的处境。在拒绝了滴滴的收购并与之决裂后,ofo换来了独立发展的自由,但自由是要付出昂贵代价的,向来如此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近日,据虎嗅网报道,ofo因资金链紧张进行了大规模裁员,高管层变动剧烈,报道称这是ofo有史以来裁员规模最大的一次,裁员比例达到50%,且存在继续扩大范围的可能性;管理层发生剧变,海外市场主管离职,整个海外部门解散。

对此,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发朋友圈回应称,这些都是“无稽之谈”,否认了虎嗅网报道中提到的大规模裁员、高管离职、海外部门解散等说法,并表示此事背后是有人在推动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不管虎嗅网的报道是否属实,一个不争的事实是——相比2017年小黄车的鼎盛时期,如今的ofo已经走下了神坛。我们亲眼目睹了共享单车市场发生的显著变化,现在已经不是ofo和摩拜两家独大的时代,小蓝单车被滴滴收购起死回生,哈罗单车背靠阿里这座大山也已经具备了“逆袭”的条件,老对手摩拜投向了美团的怀抱开始寻求新的发展契机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在瞬息万变的市场格局下,ofo的日子并不好过,其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消息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。今年1月,腾讯科技称,ofo账上的可用资金已不足6亿元;财新给出的消息更是说,截至去年12月,ofo动用了30亿元用户的押金,账面可共调配的资金仅剩3.5亿元。

2017年7月,电影《神偷奶爸3》在中国上映前夕,ofo借势将这些大眼小黄人与自家的小黄车结合一体,许多人对这萌萌的小黄车印象深刻,其实这就是ofo最开始在车身投放广告,进行跨界合作的案例。为了止痛回血,如今ofo开始大规模地在App和车身上投放广告来实现盈利和创收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去年北京市共享单车《指导意见》正式出台,出现“不得设置商业广告”的内容。在《指导意见》对企业运营服务要求中,有一条是“在车辆标准方面,投放车辆应符合国家、行业标准,安装车载卫星定位装置,不得设置商业广告”。

根据媒体曝光的招商信息来看,ofo小黄车的广告产品,有品牌定制车和局部标准广告位两类。ofo官称这是“正常的商业探索”,并不承认资金链出现问题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5月14日,数位ofo员工在上海市静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所门口举横幅抗议,横幅上写着ofo“恶意裁员,不给我们交社保”,员工称ofo自其入职以来从未为其交过社保和公积金,并且因未完成严苛的工作指标而被恶意裁员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这件事也引发了ofo的一次公关危机,事后ofo称这是一起内部纠纷,而且并未对这几名员工进行裁员。

大规模地裁员、卖广告恐怕是ofo在资金链不足的重压之下,通过节省开支和广告变现的方式进行的一场“自救”。

ofo被传大规模裁员 确有其事还是无稽之谈?

戴威此前表示ofo一定会坚持下去,把业务推向全球。然而盈利模式不清晰,商业模式不成熟,又缺少了资金扶持的ofo现在已经举步维艰,续命尚且困难,又谈何“独立运营”呢?